资色·评级 | 标普:因母公司经营效率和利润率改善,中粮香港评级上调至“A-”;展望稳定

  •12bet手机官方网站中粮香港的母公司中粮集团一直通过优化组织架构,以及更好地整合中粮国际形成协同效应来改善经营效率。

  •我们预计,中粮集团将保持其强劲的市场地位及多元化的全球运营。同时,我们认为,如果中粮集团陷入财务困境,其获得政府支持的可能性非常高。

  •2019年6月26日,我们将中粮香港的长期主体信用评级从“BBB+”上调至“A-”。我们还将该公司担保的优先无抵押债券的债项评级从“BBB+”上调至“A-”。

  •稳定的评级展望反映我们预计,未来12-24个月内,尽管大宗商品价格可能持续波动且中美贸易关系紧张,但中粮集团将保持其强劲的市场地位和利润率。

  香港,2019年6月27日—标普全球评级6月26日宣布,对中粮集团(香港)有限公司(中粮香港)采取上述评级行动。上调中粮香港评级的原因在于,我们预计,由于组织架构精简、“僵尸”子公司(即亏损子公司)盈利拖累减轻,以及更好地整合海外大宗农产品(000061)交易业务,中粮香港的母公司中粮集团有限公司(中粮集团)将能维持其已经显著提升的经营效率。我们认为,中美贸易紧张态势升级对中粮集团信用状况的影响将在可控范围,原因在于中粮集团的供应链遍布全球,且粮源渠道进一步改善。

  过去两年间,中粮集团已基本完成组织架构精简,并处置了亏损子公司。我们认为,这些举措有助于旗下主要的营运子公司专注于各自明确的产品组合,整并更完整的供应链,以发挥更大的成本协同效应。例如,中粮集团持股74%的中国食品有限公司(中国食品)将小包装食用油业务出售给中国粮油控股有限公司(中粮集团持有58%股份),使得中国食品能够专注于自身的饮料业务,而中国粮油则相应得以整合全集团的食用油业务。另一方面,剥离及关闭僵尸子公司还有助于集团管理层将重心放在公司核心业务,并减少亏损子公司对集团利润的拖累。

  中粮集团为改善其海外大宗农产品交易子公司中粮国际有限公司(中粮国际)的利润率所做的努力收到了成效。中粮国际统一全球运营系统、完成剥离非核心业务,并对部分高管成员进行调整。在经历三年亏损后,中粮国际最终在2018年扭亏为盈。我们认为,未来24个月内中粮国际还将继续投资海外大宗农产品业务并实现更大的规模效益,但是其利润率仍将显著低于美国嘉吉公司(Cargill Inc.)这样的全球同行。我们认为,中粮国际对于进行高风险大宗农产品交易而获利的商业模式并不那么热衷,其关注重心将更多地放在确保稳定的农产品来源及改善物流网络上,从而降低分销成本。

  我们认为,尽管进口大豆(包括美国大豆)是中粮集团的主要业务之一,但中美贸易摩擦升级对中粮集团的偿债能力影响有限。得益于集团较为分散的供应链体系、经营规模扩大以及整合中粮国际后得以拓展的直接粮源,中粮集团在面临加征关税时得以快速调整采购渠道,并较好地承担大宗农产品价格波动造成的影响。未来12-24个月,我们预计中粮集团将积极探索南美和美国以外的新的大豆及其他大宗农产品来源市场,以此丰富采购源头的地域多样性。

  我们预计,中美贸易摩擦以及国内对动物饲料的需求减弱将对中粮集团2019和2020年的利润率带来一定压力。我们的基本假设预期,中粮集团的息税及折旧摊销前利润(EBITDA)率将从2018年的4.2%降至2019和2020年的3.8%-4.1%区间。我们还预计,由于集团为扩大产能加大资本投资,以及贸易战期间存货增加导致营运资金上升,中粮集团的债务余额将小幅上升。因此,我们预计未来两年中粮集团的EBITDA对利息的覆盖倍数将从2018年的3.4倍下降,但能基本维持在2.5倍以上(2.8-3.2倍区间)。

  评级上调还反映我们预计,中粮集团将保持在中国及全球农业大宗商品领域的强劲市场地位。中粮集团的全球采购网络、多元化的产品,以及收购中粮国际和整合中国中纺集团公司(中纺集团)后进一步扩大的规模,为其强大的竞争地位提供了支撑。按收入计算,中粮集团现在是全球第二大农业大宗商品经营企业,只排在嘉吉公司之后。

  我们认为,在稳定国家食品供应和价格、提升食品安全和引领国内行业整合方面,中粮集团将继续发挥重要的政策性作用。如果陷入财务困境,我们预测中粮集团获得政府支持的可能性非常高。过去五年中,____曾经多次将其他规模较小的农业和食品相关资产注入中粮集团,这些过往记录将持续支持我们对中粮集团获得政府特别支持可能性的评估。

  中粮香港的稳定展望反映我们预期,尽管有对贸易战的担忧,中粮集团仍将在未来12-24个月保持其EBITDA利润率并维持债务杠杆率的稳定。我们预计,中粮香港将保持其在中粮集团中的核心子公司地位,而后者仍将有非常高的可能性获得政府特别支持。

  如果由于大宗商品价格波动导致中粮集团的利润率弱化,或者如果集团举债进行资本投资或收购的激进程度超出我们预期,从而使中粮集团的EBITDA对利息的覆盖倍数降至2.5倍以下,或其债务对EBITDA比率显著上升,我们就可能下调中粮香港评级。如果波动性较大的大宗商品交易业务的利润贡献率显著上升,使集团面临更高的大宗商品交易风险,也可能触发我们下调中粮香港评级。

  如果我们认为,中粮集团因政策性作用下降或____对其控制力下降,导致其获得政府特别支持的可能性下降,我们也可能下调中粮香港评级。虽然可能性较低,但如果我们评估中粮香港不再是中粮集团的核心子公司,我们也可能下调中粮香港评级。如果中粮集团降低其对中粮香港的持股比例,或者如果中粮香港对集团的利润贡献大幅下降,我们也可能下调中粮香港评级。

  如果中粮集团能够改善其经营效率或现金流,从而使其EBTIDA对利息的覆盖比率提升并稳定在4.0倍以上水平,同时债务对EBITDA比率降至5.0倍以下,我们就可能上调中粮香港评级。如果我们评估中粮集团获得政府特别支持的可能性大幅提升,原因包括其在保障粮食来源方面发挥更加重要的政策性作用,我们也可能上调中粮香港评级。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lxzwe.com/ziyuan/431.html